理论研究

名作赏析——洛神赋图卷

发布时间:2014-06-28

还记得段誉的“凌波微步”吗?金庸先生的小说里总是闪动着中华文化的光辉,他巧妙地把很多典故加持到那些大侠的身上。所以他笔下的大侠快意、正气,文韬武略、德威并存。而“凌波微步”在历史上并非是描写武功的,而是出自曹植之笔,用来描写他心中的女神。
“体迅飞凫,飘忽若神。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。”“转眄流精,光润玉颜。含辞未吐,气若幽兰。华容婀娜,令我忘餐。”这就是中国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洛神赋》中,被后世广为流传的千古名句。其中对洛神的描绘,真所谓“字字珠玑”,成为千百年来对女子描写不可超越的经典。 
曹植作为曹操第五子,是三国时期曹魏的著名诗人,“才高八斗”、“七步成诗”等词之语源都是他。在文学史上将其与曹操、曹丕合称为“三曹”。其诗歌对后世有很大影响,才华也颇受后世诗人推崇。王士祯尝论汉魏以来二千年间诗家堪称“仙才”者:“曹植、李白、苏轼三人耳”。
曹植“出言为论、落笔成文”,深得曹操的宠爱。曹操曾经认为在诸子中“最可定大事”,几次想要立他为世子。然而曹植行为放任,不拘礼法,屡犯法禁;曹丕则颇能矫情自饰,终于在立储斗争中渐占上风,得立为世子。建安二十五年,曹操病逝,曹丕继魏王位,不久又称帝。曹植的生活从此发生了变化。他从一个过着优游宴乐生活的贵族王子,变成处处受限制和打击的对象。
魏黄初三年。曹植从邺返回封地鄄城途中,写下了《洛神赋》。在文中,曹植说自己在途经洛水时邂逅了传说中的伏羲之女洛神,极尽描摹这位佳人的风采神姿。他以一位疯狂恋人的姿态,把所能想象到最美好的词汇都毫不吝惜地加诸在这位女子身上,字里行间充斥着强烈的倾慕之情。 
      在《洛神赋》的背后,还隐藏着一段耳熟能详的曹魏宫闱公案。据说曹植对曹丕的妻子甄妃怀有仰慕之情,却终不可得。《洛神赋》里的洛神,其实就是暗指甄妃,曹植籍着对洛神的描写,来释放自己内心深处最为炽热却被压抑已久的情感。 
《洛神赋图》传为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所作,今天我们所能见到的四个版本都是宋代的摹本,原属圆明园珍品,分别藏于辽宁省博物馆、故宫博物院、美国弗利尔艺术博物馆等处。
《洛神赋图》全卷分为三个部分,曲折细致而又层次分明地描绘着曹植与洛神真挚纯洁的爱情故事。
画卷开首,在暮色苍茫中,曹植与侍从们站立在洛水之滨遥望滔滔河水。美丽的洛水女神,渐渐出现在平静的水面,伫立山崖。第二段,描绘洛神形影,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”。第三段,诗人钟情于她的淑美,不觉心旌摇曳而不安。因为没有合适的媒人去说情,只能借助微波来传递话语,并解下玉佩向她发出邀请。她则举着琼玉向诗人作出回答,并指着深深的水流以为期待。第四段,描绘为诚所感动,一时间风神屏翳收敛了晚风,水神川后止息了波涛,冯夷击响了神鼓,女娲发出清泠的歌声。飞腾的文鱼警卫着洛神的车乘,众神随着叮当作响的玉鸾一齐离去……。第五段,车乘走过北面的沙洲,越过南面的山冈,洛神转动白洁的脖颈,回过清秀的眉目,朱唇微启,缓缓地陈诉着……。只“恨人神之道殊”。 卷末画曹植回到岸上,坐于洛水之畔,终日思念,最后依依不忍地离去。
这幅作品采用连续图画形式画成的长卷,每个情节间巧妙地运用山水、树木间隔并衔接,使画面成为一个整体。曹植和洛神(宓妃)的形象反复出现。以“美人香草”爱情的抒发展示作者的政治追求,这是自屈原《离骚》之后中国文学艺术创作的传统,它的内涵是“志洁、物芳”,象征忠君、爱国、“美政”的思想。曹植《洛神赋》正是政治斗争失败以后情绪的传达。《洛神赋图》画出洛神凌波微步的美丽身姿,表露她“若往若还”的矛盾心态,画中兼有奇异神兽,具有强烈的神话气氛和浪漫主义色彩。
长卷的作者顾恺之(约344年—405年),字长康,小字虎头。是中国东晋时代的画家。官至散骑常侍。顾恺之多才,工诗赋,善书法,被时人称为“才绝、画绝、痴绝”,他的画风格独特,被称为“顾家样”。人物清瘦俊秀,所谓“秀骨清像”,线条流畅,谓之“春蚕吐丝”。著有《画论》、《魏晋胜流画赞》和《画云台山记》三本绘画理论书籍,提出“以形写神”、“传神写照尽在阿堵中”的传神理论。这卷宋摹本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顾恺之艺术的若干特点,千载之下,亦可遥窥其笔墨神情。人物安排疏密得宜,在不同的时空中自然地交替、重叠、交换,而在山川景物描绘上,无不展现一种空间美。全画用笔细劲古朴,主要运用的是行云流水般的高古游丝描。山川树石画法幼稚古朴,所谓“人大于山,水不容泛”,体现了早期山水画的特点。
  此图卷无论从内容、艺术结构、人物造型、环境描绘和笔墨表现的形式来看,都具有极高的美学价值。也是文学与绘画结合的经典,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,不愧为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。

 

上一条 美术欣赏——《历代帝王图》

下一条 暂无